汀芷—

有形之物终要消逝

得到单纯而克制的爱,是世间最幸福的事情之一。

七年之痒2(forthbeam 逐月之月同人)


正在酝酿个被玩烂的失忆梗 希望可以尽快更 

这一篇最多再有个3 小小的开个车 不知道能不能开起来……

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

(2)

“beam,我觉得你得多花点时间在forth身上呐!我知道你们科室很忙,但是啊,你还是该请假的时候就请假呐!forth这小子可是很有魅力的,他是很爱你,但你也不要放松警惕啊!beam,你一定要听我的,知道吗!”kit大概是知道了,beam看着kit脸上十分担心他的表情,牵牵嘴角笑了。

自己是什么时候知道的呢?大概也有两三个月了,那个人是forth的后辈,beam见过他两次,一次在forth公司的活动上,一次在他们家附近的咖啡馆里。那人个子小小的,眼睛亮亮的,有点像yo。

Forth喜欢那个人吗?beam不知道,但他知道那个人喜欢forth。

 

有多少年没喝醉过了,好像自从做了医生就没机会也不能喝醉了。Beam被主任强制要求休息,得到了三天假期。从医院出来,beam忽然很想醉一场,他开车来到上大学时常来的酒吧。

Forth接到酒保的电话心里喜忧参半。

当forth把喝醉了,像小猫一样软软萌萌的beam接回家的时候,已经是后半夜了。Forth已经好多年没有照顾过喝醉的beam,但此时forth却能记起beam喝醉后所有的喜好、表现。

Forth把洗白白换好睡衣的beam抱上床,亲了亲他的嘴角,正要起身去浴室,却被beam拉住了衣袖。

“forth不喜欢现在的beam了吗?”这个疑问已经盘踞在beam脑中很久了,他不想表现的像一个小孩一样不信任对方,但心里却像足了一个疑神疑鬼又敏感脆弱的小孩。

Beam的眼睛还闭着,长长的睫毛不停的颤抖。

“beam……”forth的声音低沉而温柔,beam不安的睫毛又抖了一下,缓缓张开了眼。

Beam的眼睛是世界上最亮的星辰,forth从七年前就这么觉得了。这么不安又坦诚的beam,让forth心生愧疚。

Forth知道以beam这样敏感的心思,肯定知道有一个后辈在疯狂喜欢他,但beam不问,也没有表现出生气,forth不知道是beam对自己足够有信心,还是beam并不在意他。

Beam的事业心很强,作为一名医生要对自己的病人负责,不管是超额的工作量,还是严格的自律,都让beam在工作后变得越来越冷静理智,原来两个人之间小小的情趣,beam偶尔的傲娇和小脾气都不见了。作为男人forth理解beam为工作作出的改变,但作为恋人,forth却无法确定beam的态度。

“forth爱beam,跟从前一样。”forth从不忍心看到beam难过,此刻beam脸上脆弱的表情让forth无比难受,他最爱的人,想把全世界最好的东西都给他的人。但简单到让他坦然面对自己,不隐藏,不猜测,他都做不到。

“那forth也喜欢你的那个后辈吗?”beam因喝酒而变红的嘴唇,此刻吐出的言语显然像毒药,曾长久的折磨着beam的心。

Forth的心脏仿佛被什么扭紧了。“怎么可能,forth的心里只有beam,从来都只有beam。”

Beam清澈的眼睛里开始聚集雾气,“那为什么,为什么……”大颗的泪珠掉下来,beam没办法说下去。

是啊,那为什么我们变成这样。为什么有女孩子送beam回家,我却不敢问。为什么明明吃醋却不敢像原来一样耍赖要beam的解释。为什么我的beam宁可折磨自己也不要跟我坦诚。

人生太难,爱情也不简单。我们都是第一次如此爱一个人,也是第一次跟爱的人度过如此漫长的岁月。

时间磨光了最初的激情,却没有磨光爱,所以两个人才更怕失去,比年轻时候更小心翼翼的对待对方,以一种自认为更成熟的方式爱对方,却没想到适得其反。

“beam,我们约定好不好,约定不论什么时候都要彼此坦诚,forth喜欢beam对forth发脾气,喜欢beam无理取闹,喜欢beam所有的样子。Beam就做beam,不要把疑问和痛苦压在心里好不好?”


七年之痒(forthbeam 逐月之月同人)

(1)

时间会带走很多东西,带走你放肆的大笑,热烈的欢呼,青春的容颜,以及曾经浓烈的爱恋。

Beam最近时常头痛,不强烈但却持久。他尝试了很多种药,都不怎么起作用,同事半玩笑的说,或许是精神上的问题引发的神经性头痛,beam嘴上反驳着,但心里却大概认定了是这个原因。

今天午后的曼谷又是一场大雨,beam值了一晚上夜班,又做了一上午手术,累到手拿着水杯都在颤抖。

“beam医生,要不要坐我的车回去,你现在开不了车吧。”是隔壁科室的女医生jean。

又一阵头疼袭来,beam的大脑有一点恍惚,手里的车钥匙已经被同科室的jo医生拿走了,“jean医生,我们beam就拜托你了,他这几天做手术可是累坏了。”

Beam就这样稀里糊涂的上了jean的车。“beam医生太累的话就在车里睡一会吧,到了你家我会叫你的。”


恍惚间,时间好像倒流回大三那一年,那时候forth天天来接送他上下课,医学院要考试的时候,他每每都复习到特别晚,早上为了让他多睡一会,forth就选择抛弃他拉风的车子,主动做beam的司机。

“beam牛奶喝掉了吗?”两个人下楼的时候forth就开始唠叨了。

“嗯。”beam把喝光的牛奶盒递给forth,两人的书包也挂在forth肩上,beam几次偷偷的想,有男朋友也挺好的。

“beam在车里再睡一会吧。”forth一边给beam开车门,一边回头又打量有点疲倦的beam,看到他眼下的乌青心疼坏了,“不用考的太好,不挂掉就可以了呀,beam现在晚上也睡太晚了。”

“嗯,嗯……”一般这种时候beam都是敷衍而过,花花公子的beam其实对学业是很上心的,他从来都知道什么事情是重要的。

“车我开去工学院了呐,beam快下课的时候给我line啊,带beam去吃好吃的补一补。”forth的声音太大了,beam有些别扭的回头小声说,“知道了,知道了,快开走车,不要堵在门口!”

那时候forth粘beam粘的紧,beam所有的空闲时间几乎都跟forth一起度过。

“beam要吃宵夜吗,不要怕胖,你现在也太瘦了。”

“beam下午没课吧,今天就不要去复习了,我们去看电影吧。”

“是beam最爱吃的甜食呐,快来吃吧。”

“beam这个周末要回家吗,forth送你吧。”

“beam的公寓停电了呐,今天来forth这里睡吧。”

“beam……”

 

“beam,beam,beam……”

Beam仿佛听到有人在叫他,睁眼模糊的看向驾驶席,原来是jean医生。

“beam医生,你看上去很不舒服。”jean十分担忧的看着一脸苍白的beam,“你还好吗?”

“没问题的,就是太累了而已,谢谢你。”beam开门下车,雨还没有停。

“等一下!”jean伸长手臂拉回车门,“后排有伞啊。Beam医生打伞下去吧,我住公寓,从地下车库直接上楼,不需要伞的。”

 

Beam目送jean医生的车开远了,他站在门口许久才缓缓回头看向二楼的窗户,forth已经没有站在窗边了。

 

Beam在厨房喝了点水,又去二楼洗完澡,才在客厅看到forth。

“下班了啊。”forth伸手把空调温度调高了,beam的头发还没干。

“嗯。”beam坐到forth对面,forth看上去有点坐立不安,beam知道最近forth又开始抽烟了。

“上去睡觉吧。”forth站起来往院子走去,并没有再聊下去的意思。

他们都是成年人了,不追问、不解释,好像才是彼此心照不宣的相处方式。Beam的头又开始强烈的痛起来。


想牵你的手